史记:从“无赖”到皇帝,刘邦的成功之道

刘邦的领导风格

刘邦说话比较幽默,司马迁的妙笔又力求传神。因此,一副嬉皮笑脸的刘邦就跃然纸上。司马光的《资治通鉴》虽说比较正儿八经,却也依然保留了这种风格特征。

“刘邦,字季,为人隆准、龙颜,左股有七十二黑子。爱人喜施,意豁如也。常有大度,不事家人生产作业。”(卷七)

草莽出身的刘邦,没有专门学习领导力之类的管理课程,他的领导风格既自出杼机,又中规中矩,不离大道。

 

刘邦自己总结的成功之道

公元前202年,刘邦定都洛阳(二年后迁都长安),宴会群臣,酒酣耳热,一向行事不拘的刘邦,竟然一本正经地总结其成功经验来。刘邦询问群臣:“吾所以有天下者何?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?”而且预先申明要讲真话,“毋敢隐朕,皆言其情”。群臣恭维说,你陛下与大家一同分享胜利的成果,项羽却不能。刘邦说,你们知其一,不知其二。他自己娓娓道来:

 

“夫运筹帷幄之中,决胜千里之外,吾不如子房;填国家,抚百姓,给饷馈,不绝粮道,吾不如萧何;连百万之众,战必胜,攻必取,吾不如韩信。三者皆人杰,吾能用之,此吾所以取天下者也。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,此所以为我禽也。”

 

 

大家都很佩服刘邦的结论。

 

刘邦把成功归于张良、萧何、韩信,说他们才是人中豪杰啊!说明他不仅有自知之明,而且有知人之智。假如做进一步的分析,刘邦用萧何是可以理解的,萧何与他是发小啊。刘邦用张良也是可以理解的,子房出身高贵(韩国相门之后),秦二世元年(公元前209年)刘邦起事不久,与子房相遇于留,二人就有合作关系。张良的智谋是久经沙场考验的。最体现刘邦识人用人魄力的是用韩信。

 

如何驾驭韩信这样的军事天才,考验着刘邦领导智慧。首先是“用人不疑,疑人不用”。刘邦重用韩信,言听计从(汉中对、北方战场的开辟等已如前述)。韩信破齐,龙且救齐被杀,项羽感到了危机,派武涉去游说韩信,策反韩信背汉。韩信谢绝说:“臣事项王,官不过郎中,位不过执戟;言不听,画不用,故倍楚而归汉。汉王授我上将军印,予我数万众,解衣衣我,推食食我,言听计用,故吾得以至于此。夫人深亲我,我倍之不祥;虽死不易!幸为信谢项王!”可见,刘邦的恩德感召了韩信。

 

其次是“用人要疑,虽疑要用”。刘邦驾驭韩信,并不仅仅停留在恩宠笼络上,而是有制约措施。韩信的监军张耳,是刘邦的儿女亲家。韩信手下的大将周勃、樊哙等,都是刘邦的铁杆心腹,韩信的军队保持着对于刘邦的忠诚,破赵之后、灭楚之后,刘邦轻易就把韩信的军队收回了。因此,韩信要想背叛刘邦,并不那么容易。

能识人,能用人,能驾驭,在用韩信问题上,刘邦的领袖风范表现得淋漓尽致。

 

 

刘邦最大的特点:务实与理性

 

与项羽爱面子不同,刘邦的最大特点是务实。刘邦能够把握住根本利益与次要利益的关系,把面子之类的事情看得最不重要。

 

刘邦西进的第一站是在陈留。郦食其来见刘邦,大约所托之人只是一个骑卒,身份不高,介绍的又是一个穷酸的儒生,刘邦不太重视。郦食其被引见时,刘邦正岔开脚丫,让二女子给他洗脚。这是很失礼的事。但是,当郦食其显露出不同凡响的气度,刘邦马上整衣冠礼见。听郦食其高谈合纵联横的谋略,刘邦马上请客吃饭,问“计将安出”。这中间前倨后恭的变化,毫无扭捏作态的中间过渡。

 

务实需要理性,审时度势。刘邦入咸阳,住进了阿房宫,很是享受秦宫的金宝美人,狗马之物。先是樊哙、后是张良提醒他,沛公是要做富家翁呢,还是要成就天下业?刘邦猛然清醒,立即搬出阿房宫,还军灞上,以待项羽所率诸侯大军,表现得很理智。

 

理性务实地处理功臣的恩怨,在雍齿和季布兄弟身上看得更清楚。

 

雍齿曾经随刘邦造反,为刘邦留守丰邑(今江苏丰县),却投降了魏国的周巿,刘邦攻打不下,搞得很难看。后来雍齿辗转又归附了刘邦,由于立功很多,刘邦一直怀恨在心,却没有动手。但是,张良告诉刘邦,陛下依靠这些将领得天下,诸将人人争功,却担心不仅得不到分封,反而会因为往日的过失遭到清算。张良建议,要想稳定各位有功将领人心,你要封一个大家都知道你最恨的人为侯,大家才放心。刘邦不计前嫌,就选择了雍齿。择日举行宴会,封雍齿为什邡侯,食邑二千五百户,果然稳定了人心。

 

季布的情况也是这样。季布是项羽手下著名猛将,多次追击汉军,窘困汉王。刘邦称帝后,悬赏千金缉拿季布。季布隐姓埋名,髡发毁容,藏匿民间为奴。有人告诉刘邦,说季布是能人啊,逼急了南走越、北走胡,岂不是为渊驱鱼为丛驱雀吗?不错,季布是项羽大将,楚汉相争,为项王出力的人还少吗?能够都抓捕杀净吗?认为应赦免季布。刘邦采纳了这个意见,请出季布,命为郎中之职。汉文帝时季布官至河东郡守。

 

总之,与项羽的“沽名钓誉”相比,刘邦既注意维护自己宽厚长者的“仁者”形象,又务实、理性处理当下利益和根本利益的关系。持中用权,存道驭术,作为一个开国领袖,刘邦确实高人一筹,项羽不是他的对手。至于嬉皮笑脸的刘邦形象,那不过是体现了刘氏领导风格的外衣而已。